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299 火药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家长里短的事情,自然不关张巍的事情。他只是差点被认为是青桐的儿子罢了……
  
  其实两人确实是长得有点像……
  
  在家中呆了些许天,青桐道人带着张巍去到了灌县的金顶观。
  
  这是一个不大的观庙。里面不供奉道门的神仙,而是供奉着翻坛张五郎和祖师赵三郎,最重要的是供奉着金顶法坛。
  
  金顶法坛是金顶观的修士慢慢培养起来的法坛,在金顶观法师们四处云游的过程中,会将抓到的鬼、处理的妖,都带回来充入法坛之中炼成猖兵。
  
  如今的金顶观内,有观主一人,法师三人,弟子若干。是和名副其实的小观。
  
  当然了,这和梅山法师的生存方式有关。能住在观中修行的,都是家里有些余财的人,一般的弟子、法师,还是要一边做营生,一边修行的。
  
  张巍来到金顶观,青桐对他说:“你自己到处看看,我去给观主师兄说说话。”
  
  张巍点点头,就在这不大的观庙中参观起来。
  
  这里不供香火,也没有信众上门。来到这里的人,基本上都是有求于法师的。
  
  供台上的翻坛张五郎雕像边,有些果子糕点,但是都不多。供奉猖兵靠的是血食,也就是新鲜血肉。
  
  每月祭一次到两次就行,如果额外再给血食,那就是要猖兵们出工出力的时候。
  
  供台上除了有张五郎的雕像,还有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雕像,这雕像略小,张巍在进来的时候,这雕像就一直盯着他。
  
  直到张巍对他行了个礼,这雕像才开口问道:“你是哪一脉的弟子?为何有我们猖兵的气息。”
  
  听见雕像说话,张巍微微一愣,然后说:“我是青桐的侄儿,最近在拿他的猖兵练法。您就是赵三郎了吧?”
  
  这雕像才说:“我就是赵三郎,你有没有酒?我都渴了!”
  
  “酒?”张巍又是一愣。
  
  “对!给我倒点酒。”这雕像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。
  
  张巍想了一下,就从怀中的乾坤金螺中取出一瓶自家酿造的梅子酒,问道:“可是我该怎么给你喝呢?”
  
  “直接倒在我嘴上,你怎么就这么瓜呢?”赵三郎说道。
  
  张巍笑了笑,打开酒瓶,然后就将酒水慢慢倒在这雕像的嘴上。
  
  说来也奇怪,这酒水一落在雕像的嘴上,这酒水就被雕像吸了进去,半点没有浪费。
  
  张巍心中也啧啧称奇,在神道的祭祀中,神仙、天兵、阴神、鬼卒都能享用贡品,但是都是吸收贡品的精华。要的是贡品的‘神’而不是贡品的‘质’,但是这里,这赵三郎可是真真切切的将酒给‘喝’了!
  
  张巍一边倒酒,这雕像一边喝还一边说:“对对对对!就是这个味!这酒好极了,再来一些!再来一些!”
  
  就在张巍倒酒的时候,门口忽然来了一个人,当她看见张巍再给雕像倒酒的时候,忽然暴喝一声。
  
  “你在干嘛?!你还不住手!”
  
  张巍听见这一声暴喝,赶紧停止倒酒,而那雕像则是瞬间就失去了灵气,变成了一个呆呆傻傻的雕像。
  
  “你在干什么?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?”
  
  来人是一个女子,她头上戴着一根红色的丝绸头戴,上面还用金线绣了几朵桃花。
  
  此时的她小脸通红,一副要吃了张巍的生气样子。
  
  张巍指了指雕像,说:“他想要喝酒……”
  
  “他想要喝酒,你就给他喝酒,他还想要天上的星星呢!你给他摘星星?!”这女人直接打断张巍的话,连声呛来。
  
  张巍听到这蛮不讲理的话,心中就有些不悦了。
  
  他淡淡的说:“也就是区区一壶酒的事情,值不了几个钱,也出不了什么事。”
  
  供奉一瓶酒,这算什么事情?
  
  “你混账!你知道个屁!如果喝酒没事,我会短了他的酒?”这女子更加生气了。
  
  “还有,你到底是谁?是谁派你来的?你不说清楚,我可不客气了!”说完,她的手一晃,一阵‘丁丁玲玲’的铃铛声响起。
  
  她的手腕上,却是有一条小铃铛组成的手环。
  
  随着铃铛声音响起,铃铛中飞出一众猖兵,正张牙舞爪的朝着张巍龇牙。
  
  张巍就说:“我是青桐带来的,现在叔叔正在……”
  
  很显然,这个姑娘并不知道青桐这个名字。于是,她冷笑一声开始念咒:“山刀刀锋利,水刀刀锋利,风刀刀锋利,火刀刀锋利,众兵带着山刀,带着水刀,带着风刀,带着火刀,上阵杀敌!急急如律令!”
  
  她的咒语念得又快又急,还夹杂了众多的梅山土话,听起来还挺带感的。
  
  但是下一刻,这就不带感了!
  
  只见她的咒法结束,那些猖兵忽然浑身着甲,手中带刀,然后对着张巍就冲了过来。
  
  而那姑娘自己,也是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小的木刀,就对着张巍这样挥了下来。
  
  这就是‘山刀咒’,一个极其常见的梅山法术。梅山人遇上野兽,会念这个咒文,然后给自己的刀加持一些威力,让就算是铁锈遍布的刀也能锋利异常。
  
  如果配合猖兵使用,这咒文就给猖兵加持了武器。让手无寸铁的猖兵变成刀兵俱全的猖兵。
  
  看见猖兵扑就而来,张巍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。他浑身冒出电芒,发出刺眼的蓝白色光芒。
  
  雷霆最克淫邪。而猖兵也属于‘阴’这一块。
  
  猖兵们飞了的瞬间,就被张巍身上的雷电一激,当即就有很多猖兵哀嚎一声,直接被打散身体,回到了那女人的手环中。
  
  拥有法坛的猖兵是不死之身,总能在法坛复活。
  
  因为如此特性,猖兵确实是悍不畏死。但是张巍的这一层雷电甲,他们确实是突破不了啊!
  
  那姑娘一看,当即就急了。于是她又开口念叨:“雷公爷爷,电母奶奶,护法护身护灵道,将兵点兵如神助,雷霆不得进我身!”
  
  这是‘避雷咒’。
  
  梅山地区多山,多雨,也多雷。而房子多是建造在山顶或者半山腰的地方。这些地势高的地方往往更容易吸引雷劈。
  
  于是乎,一些做泥瓦木匠的梅山法师就开发出这‘避雷咒’,只要在房子施加了这个咒文,这样就免于被天雷击中着火。
  
  梅山的法术,都是和人生活戚戚相关的。
  
  而这一道法术,是张巍没有想到的!
  
  瞬间,被加持了这道法术的张巍,身上的雷电一下就消失了!
  
  就是这一下消失,那些猖兵又重整旗鼓,对着张巍掩杀而来!
  
  张巍这一下就有些傻眼了,但是下一刻,他的嘴巴一吐,一颗银白色的剑丸从他口中吐出,瞬间带出一道白色的剑气,一下就将扑过来的猖兵给搅碎了。
  
  而这剑丸去势不减,对着那姑娘就直直而去,似乎瞬间就要洞穿她的头颅。
  
  但是张巍并不会这样做,这姑娘摆明就是金顶观的人,他们两个之间只是小小的误会,张巍又怎么会痛下杀手!
  
  剑丸只是贴到了这姑娘白白嫩嫩的脖子,就停下来了。
  
  冰凉的剑丸抵在喉间,无时无刻不在告诉这女子,它随时能将这柔软的脖子削断!
  
  一般人被这样制住,也应该要投降了。
  
  但是张巍没有想到的是,眼前的这个姑娘居然不是一般人。
  
  只见对方眼睛一红,牙齿一咬,从腰间的黑布中抓出一把火铳,就对着张巍指来!
  
  火铳是青铜制成的,黑洞洞的铳口中,蕴含着莫大的威力。这种火铳是释放‘放铳术’的必备法器,而放铳术每次只能存放一发,使用的时候不用念咒,一触即发!
  
  姑娘眼中带着决绝,似乎就要放铳和张巍同归于尽。
  
  而这个时候,两声暴喝又传来:“媚媚!你在干嘛?还不住手!”“巍儿你在干嘛?还不住手!”
  
  却是青桐和一个老道一同发出声音!
  
  老道在暴喝的同时,一只猖兵从他身后的木匣飞出,一下就卷起那女人手中的火铳,放在了老道的手中。
  
  张巍也赶紧将剑丸收了起来,飞回自己的口中。
  
  刚刚被火铳指着的那一瞬间,张巍是感到了十足的生命威胁,如果被这火铳命中,他极有可能会死,而且是那种身死魂消的彻底死亡!
  
  老道赶紧去查看那女子,而青桐看了看她,也来到张巍的身边问是什么回事。
  
  不多时,大家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。
  
  那老道就老大不开心,青桐也没有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介绍说:“这是我的侄儿张巍,我和他的父亲是把兄弟。”
  
  然后他就对张巍说:“这是金顶观的观主白章,这是他的孙女白媚媚。”
  
  白媚媚此时双眼还有些红,她当时被剑丸贴住喉咙的时候,心中也是一片冰凉,也感到了生命的莫大威胁。
  
  以至于她现在还心有余悸,恐惧不已。
  
  介绍之后,两人分别被带走。各自安抚小辈。
  
  青桐有些头痛的说:“这白媚媚是白章的唯一孙女,自小就疼爱有加,你怎么和她对上了。”
  
  张巍刚想解释,这青桐就骂道:“而且你给赵三郎喝什么酒?他的酒量不好,酒品也非常差!喝点酒就醉,等下定然在法坛闹起来!”
  
  “啊!”张巍一下就傻眼了。
  
  作为爱喝酒人士,别人问他要酒喝,张巍当然是愿意分享的。喝酒嘛,就是要学会分享,一起喝才开心,一个人喝酒那叫喝闷酒,最是无聊伤身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