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五百六十六章 腊月 4000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真是个勾人的妖精啊……
  
  看着甄宓故意露出的雪白香肩,吴良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,不过最终他克制还是摇了摇头:“明日或许还要应对许多未知的凶险,还是改日吧。”
  
  这方面吴良早就有经验。
  
  别看只是在梦中做这种事,身体却依旧会作出相应的反应,非但会将裤子弄脏,也同样会极大的影响第二天的精神。
  
  何况这种行为根本就是自欺欺人,与后世看小电影自己解决也差不多。
  
  哪有人明明身边便有一个唾手可得的美人,却还要跑去看小电影解决的……特殊嗜好者不在此列。
  
  另外。
  
  他现在已经遇到了左慈,这个史书中明确点明了擅长“房中之术”的著名方士。
  
  因此借助这次机会掌握“房中之术”的机会亦是很大,而若是能够得到这门梦寐以求的术法,实现“还精补脑”,之后再去做这种事亦是不迟,实在没有必要急于这一时。
  
  “我如今看你,真是与那死鬼真是越来越像了,随时随地都可以令人扫兴。”
  
  甄宓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,凝神看了吴良许久,终是将红袍拉起盖住了肩膀,而后略带怨念的说道。
  
  吴良自然知道甄宓口中的死鬼便是大禹,不过家中若真有如此娇妻,他可做不到三过家门而不入,于是嘿嘿笑道:“那你可真是看走眼了,我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,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便会发现这一点。”
  
  “哼!”
  
  甄宓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,转而说道,“没事了吧,没事我便要走了。”
  
  “对了,后半夜你想办法将‘失魂香’与‘回魂香’都给我送进来,张梁要我为他配置异香,没有‘回魂香’我可配置不出来,而‘失魂香’或许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发挥奇效。”
  
  吴良接着又道,“‘失魂香’与‘回魂香’我都暂时寄放在了菁菁那里,你去找她说明我的意思,她自会交给你。”
  
  “那你就等着配置不出异香被张梁处置吧,谁叫你将东西寄放在她那里,却不寄放在我这里?”
  
  甄宓立刻面露不悦之色。
  
  “我错了,下次一定寄放在你那里。”
  
  吴良只得陪笑说道。
  
  甄宓这个后来者的醋意比白菁菁大了不少,不过他也听的出来,甄宓此刻乃是在故意耍小性子,与撒娇并无太大区别。
  
  所以要说懂,还是甄宓更懂。
  
  她时时刻刻都在拿捏着男人的小心脏,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子,不喜欢什么样的女子,更懂得如何挑逗情趣,若要论争宠,白菁菁的手段到底还是差了一截。
  
  “这还差不多,等着吧你。”
  
  甄宓这才满意一笑。
  
  说完,她的身形已经开始逐渐飘散,只是两个呼吸的功夫,便彻底消失在了吴良的梦境之中。
  
  ……
  
  后半夜甄宓果然便命一只小黄狐将“失魂香”与‘回魂香’送了过来。
  
  它蹲在门口用小爪子在门上轻轻挠了三下,吴良只错开一条门缝便伸手将两个小瓷瓶从小黄狐身上取了下来,而后又抚了抚它的脑袋以示感谢。
  
  接着小黄狐便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  
  而吴良也并未将两个小瓷瓶带在身上,而是暂时在房内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藏了起来,毕竟张梁的嗅觉比一般人灵敏,带在身上很容易便会在被他召见时察觉。
  
  至于这间厢房。
  
  张梁派人前来搜查的可能性应该不大。
  
  毕竟进府的时候,他与典韦便已经被搜过了身,这期间又没有与外人接触,也不曾有过外出,张梁若非发现了什么,正常情况下都不会想到这间厢房中藏了东西。
  
  做完了这些。
  
  吴良略微安心了一些,重新回到床上很快便重新入睡,一直到清早被昨日送饭的家仆叩响房门时,才终于醒了过来。
  
  典韦已经前去开门。
  
  原来是那家仆来给他们送洗漱用品,甚至还给他们提来了一桶热水。
  
  这服务真心有够到位,就算是后世那些个带有星级的酒店也未必能够如此面面俱到。
  
  “请二位先清洗一番,稍微小人再将朝食送来。”
  
  那家仆恭恭敬敬的道,“吃过朝食之后管事的便会来见二位,请二位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  
  “小哥可知管事的来见我们所为何事?”
  
  吴良觉得应该与张梁有关,八成是张梁要召见他们了,不过还是先打听了一下。
  
  “小人只是个送饭的,并不知道。”
  
  那家仆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  
  “多谢。”
  
  吴良也并未追问下去,只是拱手谢道。
  
  “先生莫要折煞了小人,小人告退。”
  
  那家仆再次躲过了吴良的礼数,诚惶诚恐的施礼离开。
  
  通过这家仆昨日与今日的表现,他只看出张府等级十分森严,就差像周星星版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面那样,将所有的家仆与护卫都分出了高级低级职称了。
  
  而像他这样的人,则应该是介于高级与低级之间,虽然高不成低不就,但通常情况下也不必吃苦受累,更不用似那家仆一般去伺候旁人,唯一需要伺候的应该就是张梁。
  
  接着吴良便听到那家仆又去了住在隔壁的左慈那里。
  
  说起来左慈昨晚哼哼了一夜,虽然并未影响到吴良与典韦的睡眠,但通过那声音,吴良也是真切感受到了左慈昨夜承受了怎样的痛苦。
  
  至少对于吴良而言,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是否能够承受挖去一只眼睛的痛苦。
  
  不过现在,隔壁的左慈已经安静了下来,尚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  
  “咚咚咚!”
  
  家仆那很是轻柔的敲门声随即响了起来。
  
  这一次倒没有教那家仆等待太久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便已经打开。
  
  “先生……”
  
  那家仆刚要说些什么。
  
  隔壁便已经传出了左慈的声音,他打断了那名家仆,用沙哑的嗓音极为简洁的说道:“放那吧。”
  
  家仆的脚步声进入了厢房,应是先放好了洗漱用品,又在里面收拾了片刻,这才说道:“稍后小人再将朝食……”
  
  “知道了!”
  
  左慈再一次打断了他,语气中略带了些不耐烦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